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正文 第527章 異星修士降臨

作者:來不及憂傷更新時間:
    在遙遠的宇宙演處,有一顆修行星,名喚飛仙星,星上有一座仙門以此星名命名,名喚飛仙宗。

    飛仙宗內,大小修士如過江之鯽,可謂鼎盛之極。

    像飛仙宗這樣的超大型仙宗,在這片星域之中,還有八個,每個仙門占據著一座星系,九大星系結合成的勢力,統領著這片星域。

    而負責天蒼星這顆孕靈星的仙門,正是飛仙宗。

    這天,在升仙大會結束之后,飛仙門負責那千人隊伍的荒境修士伍之士便發現了天蒼星發生了異常變化。

    為之震驚之余,立馬便將事情稟報給他的頂頭上司陸隨然。

    陸隨然是位洪級修士,身為飛仙宗內諸多管事之一,這次主要被派遣來負責天蒼星這顆孕靈星之事。

    在他們這些仙門之中,宇宙級的強者,基本都是不管事的,管事的都是些洪級及洪級之下的修士。

    宇宙級強者,地位超然,即便不管事,那也有生殺大權。

    陸隨然在這諸多管事之中,實力也只能算是中游水準,一旦他負責的事情有了變故,即便不是因為他的過失而引起的,他也同樣負有責任。是以,在聽到手下伍之士前來匯報之后,他也為之一驚。

    不過畢竟是洪級修士,陸隨然在暗驚之余,很快便鎮定下來。

    稍一思索之后,他便說道:“不必驚慌,天蒼星這顆孕靈星乃是我們飛仙宗的孕靈星,我們也已將近萬年沒有派遣修士過去!

    伍之士點了點頭,也隨之鎮定了下來。

    “現在,我們需要思索一下對策,把各種情況都考慮進去,然后我去請示宗主,讓宗主來定奪此事!标戨S然緩緩說著,端起茶來。

    伍之士點了點頭,說道:“以往倒是沒有碰到過這種事,發生這種事的可能性,我想應該有以下幾點……”

    “一,那邊出現天才妖修,受那邊的天道眷顧,又發現了一些蛛絲馬跡,猜到了孕靈星的事實,于是將那些傳送法陣破去!

    “二,有其他星域的修士意外流落那片孕靈地,并知道那片孕靈地的妙處,想要將其據為己有!

    “三,天蒼星當年的那些宗門,留有后手。當初我們也確實發現了不少人留有后手,雖然我們仔細搜索過,但難免有漏網之魚!

    “四,我們流放于那片孕靈地的那些野人,出現了超級天才!

    “五,天蒼星上曾經被封印起來的上古邪神復蘇,他們想要將那片孕靈地當成他們的信仰之地……”

    ……

    陸隨然點頭道:“現在那邊還剩下一個傳送古陣,說明那座古陣存在之地對于普通修士而言,肯定兇險無比,否則對方不可能故意留下一個傳送古陣不破壞掉。這對我們來說是一種挑釁,只要知道那是片孕靈地的人,都不會有這種膽大包天的想法!

    伍之士聞言,點了點頭,末了道:“現在我們該怎么辦?還請大人示下!

    陸隨然放下茶杯,道:“我先去稟報宗主吧!估計到時我得和你們走一趟了!

    ……

    萬萬沒想到,異星修士的降臨,會如此突然。

    這天,云不留正在煉制陣基,為打造第二座城做準備,結果心頭一悸,感覺到一股磅礴的力量橫掃而過,令人心頭悸動,頭皮發麻。

    雖然以往從未碰到過洪級修士,也不知道洪級修士有多強,但他覺得這道精神力,絕對超級荒境。

    就在他為此而目瞪口呆,不知所措之時,這股力量又消失了。

    當他回過神來時,心跳不由漏了兩拍,這種感覺,他已經很久沒有感受到了。只有當初初來這個世界的時候,他才經歷過。

    他知道,大難臨頭了。

    事實上,不只是他,所有修行中人,都感覺到了這股強大。

    但也只有像云不留他們這種知道上古邪神和異星修士存在的修士,才清楚這代表著什么,又意味著什么。

    “天蒼從此多事了!”

    云不留悠悠輕嘆,對自己將來的命運,有些憂心。

    這種生死皆不由己的感覺,確實讓人有些難受。他現在能夠理解為何修行路上那么兇險,還會有無數修士愿意冒險一試的原因了。

    只要闖過去,那至少能夠掌握一下自己的命運。

    “云哥哥,這是,怎么了?”小香姬有些驚懼地抬起頭來,看向云不留,模樣就像一只受驚的小鹿似的。

    云不留微微搖首,道:“一旦有人過來,便打開陣法以求自保!

    小香姬聞言,微微頷首,雖然不清楚具體發生什么事,但云不留的交待,她向來都是無條件執行的。

    他伸手揉了揉她的小腦袋,強自微笑道:“說不定,事情并沒有那么糟糕,也許,我們還會有一線生機,看天意吧!”

    云不留能說出這句話,可見此時有多無力。

    看天意這種事,可不是修士應該做的,因為修士修行,向來都是逆天改命,從不信命由天定。

    “小香姬,去給我泡茶杯吧!”

    云不留停下了手中的活計,窩在躺椅上,思索著接下來可能面對的事情。這種級別的強者出現,除了黑海的封印徹底失效,殺戮之主重新登臨世間之外,就只有異星修士降臨了。

    而最壞的結果,就是洪級修士親自尋上門來,將他們這些在他們眼里可能屬于‘禍患’范疇的荒境修士消滅掉。

    最好的結果就是,這位洪級修士對他們這些天蒼星的荒境修士不屑一顧,而將他們留給同樣是荒境的異星修士當陪練。

    又或者是殺戮之主徹底復蘇,從此人類與黑海,徹底成為殺戮場。

    殺戮之主要的是殺戮之力,是不可能和其他萬族和平共處的。

    如果是異星修士這樣做,那最后鹿死誰手就難以知曉了。

    他們拿他當陪練,他又何嘗沒有這種想法?

    誰都不想死,誰規定死的不能是他們?

    為了這一日,他已經準備了很久,雖然不一定對付得了那些洪級修士,但對付一下荒境修士,他覺得是綽綽有余的。

    而如果是殺戮之主復蘇這樣做,那結果就很難預料了。

    云不留覺得現在最好什么都不做,而且他也不知道能做什么。

    還是先喝杯茶壓壓驚吧!

    ……

    此時,遠在黑海邊上,白云城中,老猿袁山站在城墻上,身子微微輕顫。他也感覺到了那股強大的存在。

    不過那股強大的威壓在出現片刻之后,又消失不見了。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袁山的情緒才漸漸恢復過來,而后便見黑海之中出現了一道光束,那道光束直沖天際,攪散了沉悶的黑云,將陰沉沉的?胀背鲆粋巨大的窟窿,光明照耀而下。

    袁山本能地啟動城中的陣法,并示意大家不要隨意出城。

    他覺得黑海深處肯定出現重大變故了,很可能是殺戮之主徹底復蘇了。如果真是這樣,那今天這座白云城便將成為他的葬身之地。

    求生的本能讓他想要逃跑,但最終他還是忍住了。

    他知道,逃也逃不掉,之前那股威壓實在太強了,強到他覺得無論自己逃到何處,都逃不過對方的追捕。

    這種強大,是令人絕望的強大,看不到任何希望。

    連袁山都是如此,更何況是其他人了。

    而像袁山這樣想法的荒境修士,還不在少數,所有荒境修士此時都在沉默,仿佛在默默等待著‘最終審判’的到來。

    ……

    黑海深處,封印著殺戮之主的地方,陸隨然的身影出現在那。

    隨隨然的模樣看起來是個儒雅的中年人。

    雖是修行中人,但他的打扮卻不是修道之人的模樣,看起來更像是一個教書先生,氣質相當出眾。

    事實上,許多修行中人,都不是道人打扮,真正做道人裝扮的也就只有一些規矩比較深嚴的宗門。

    還未沖破封印的殺戮之主碰到洪級修士陸隨然,根本沒有任何反手的余地,殺戮意志剛剛沖出,就被揮散了。

    “茍延殘喘的神道余孽,也敢在本座面前造次!”

    “呵呵!”

    回應他的,是殺戮之主的一句‘呵呵’。

    這種帶著強烈不屑的語氣,讓陸隨然心頭怒氣頓生,但很快,這股怒意又被他壓制了下去。

    制怒,這是修行中人必需要掌握的本事之一。

    然后陸隨然二話不說,直接就將這殺戮之主給封印起來了。

    其實就是補全一下封印罷了。

    以他的本事,確實還不足地將殺戮之主這位與道相合的老牌神道修行者,從那破損的封印中拽出來鎮殺。

    也正是因為如此,殺戮之主才會對他用不屑的語氣。

    面對仙道修士陸隨然,身為神道修行者的殺戮之主很清楚,他暫時已經沒有機會再出來了,而且出來反而是一件壞事。

    誰知道外面還有沒有更強大的仙道修行者存在?

    要是有,他可能就真的要被拘走煉化掉了。

    封印在這里,至少還有機會再重新出來,雖然機會已經很渺茫。

    看到陸隨然反手便將這尊神道修行者鎮壓,跟在他身后的伍之士便問道:“大人,像他這樣的神道余孽,可還多么?”

    ps:大家除夕快樂!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湖北快3和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