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正文 第二百九十五章 偶遇追殺

作者:神木金刀更新時間:
    夜幕降臨,繁星點綴。

    雖無月光撒下,但在這荒山之上,借著頭頂點點星光亦是可以看清數步之內的景象。

    陣法中,沈瑞凌抬頭仰望著星空,然后便懶洋洋的伸了一個懶腰,顯得十分愜意的模樣。

    此時的沈瑞凌剛剛結束一個多時辰的修煉,體內的靈力消耗的靈力也剛剛補充回來。

    所以,完成一切后的沈瑞凌便選擇了適時的放松一下自己。

    說實話,他已經好久沒有像現在一樣在野外觀賞這滿天的繁星了!

    ……

    不知過了多久,天空中,一朵云緩緩的飄了過來,將這座荒山籠罩在了它的陰影之下。

    一時間,整座荒山都被黑暗籠罩了起來!

    突然,身處陣法中的沈瑞凌臉上逐漸露出了一抹凝重的神色。

    就在剛才,他突然感覺到有數股筑基修士的氣息出現在了他的周圍!

    只見,沈瑞凌緩緩的睜開了雙眼,一道凌厲的目光從他幽邃的眼眸中射出,緊接著他的神識緩緩探出,小心翼翼的探查起四周的情況來。

    沒過多久,一道筑基修士的氣息就闖入了沈瑞凌的神識感應之中,然后便直接朝他所隱匿之地奔逃了過來。

    幾息過后,一個渾身是血的老者跌跌撞撞的就來到了沈瑞凌隱匿之地前面的一處空地之上。

    只見他渾身都是傷口,鮮血已經裹滿了他全身,臉上爬滿了一道道黑色細線,一身的氣血紊亂,顯然已經是身受重傷了!

    就眼前這幕來看,這老頭肯定是惹到什么仇家了,被一路追殺到這里,而剩下得幾道筑基修士氣息應該便是追殺他的人了。

    突然,沈瑞凌在老者的腰間看到了一塊熟悉的玄鐵令牌,有些驚訝的呢喃道:

    “居然是青云門的修士!”

    這塊令牌沈瑞凌在自己六叔身上也見到過,是青云門發放給內門弟子的身份令牌。

    而眼前這老者佩戴著這么一塊令牌,又在平州地區活動,顯然是青云門的修士了。

    最讓沈瑞凌覺得不可思議的是,青云門作為嶺南的霸主,現在這里又在平州境界,到底是誰吃了雄心豹子敢明目張膽,敢在青云門眼皮底下追殺青云門弟子?

    不過雖然沈瑞凌對此事感到驚訝,但是他卻更在乎自己現在的處境。

    看著就在他不遠處的老者,他的臉上不由的露出了郁悶的神色,心里更加的叫苦不迭起來。

    這天大地大的,這老頭為什么偏偏要朝自己這里逃呢!

    “莫非他已經看出了自己這座隱匿陣法?”

    突然,沈瑞凌腦中就閃過了這樣的想法,隨即一股殺意從他身上流露了出來。

    不過當他再次仔細看過后,沈瑞凌又搖了搖頭。

    這老頭只是筑基初期修為,顯然這修為還不足以能看破這座陣法的隱匿效果!

    然而還沒等他細想,又有兩道筑基修士的氣息闖入了他的神識感應范圍之中。

    “霍老頭,這次看你還能往哪邊跑!”

    漆黑的密林中,一道陰翳的聲音由遠及近的朝沈瑞凌這里傳了過來。

    聽到這聲音,那名浴血老者的臉上再次露出了驚恐的神情,強撐著身子想要再次逃離。

    此時躲在陣法中的沈瑞凌,臉上的神情也凝重了起來。

    他那凌厲的目光緊緊的盯著那處密林,手中的天虹劍握得更緊了些,左手中則已經捏著三道靈符了,隨時準備祭出。

    雖然心里叫苦連天,但是沈瑞凌卻也已經做好了最壞的打算,為自己留好了退路。

    如果自己沒有被發現,那他自然也不會出去給自己惹麻煩,管那老頭是不是青云門弟子,反正和自己沒關系,他只需靜靜地看戲就好。

    但是如果自己被發現的話,那沈瑞凌就會在第一時間祭出這三張靈符,然后收起陣法就直接走人,絕對不會摻和進去。

    畢竟他在這里人生地不熟的,而對方既然敢在青云門眼皮子底下追殺青云門弟子,定然是有什么依仗的。

    幾息過后,兩道人影就突然從密林種竄了出來,緩緩的落在了重傷老者的身后。

    看到這兩人現身后,沈瑞凌也不由的松了一口氣,心中頓時安定了些。

    這現身的兩人和他自己的修為一樣,都只是筑基初期。顯然他們是發現不了自己的!

    這邊,那名重傷的老者看到出現的這兩人后,臉上隨即露出了一絲恐懼的神色。

    只見他緩緩的抬頭看向這兩名筑基修士,艱難的說道:

    “我乃青云門內門弟子,你們不能殺我!”

    見這老頭死到臨頭還在恐嚇他們,那兩名黑衣人不由的冷笑了起來。

    “桀桀~青云門弟子又如何?還不是一樣咬死在我們兄弟手里!”

    聽到這話,老者心里也就絕望了,對方明顯就是不買他的賬,一心想要殺了他!

    想明白這點之后,老者便也打消了繼續逃遁的念頭,準備拼死一搏。

    只見,他那一雙老眼中閃現出了一抹怨恨的神色,緊接著一股凌厲的氣息瞬間便從他身上散發了出來。

    看到這一幕,那兩名黑衣筑基修士的臉上也露出了一絲凝重的神色,顯然沒有料到這老者還有這一拼命手段!

    另一邊,躲在陣法中的沈瑞凌也察覺到了老者身上的變化,雖然感到有些驚訝,但卻也認為是理所當然的。

    再怎么說,對方也是青云門內門弟子,修煉一道禁忌秘術再正常不過了。

    “一起動手,迅速解決他!”

    只見一名黑衣人對旁邊的伙伴說道,顯然也看出老者這道秘術的不凡了。

    瞬息之間,兩名黑衣人便出手了,朝著老者撲了過去。這邊,重傷老者也不躲避,直接控制著身形沖了上去。

    一時間,三人就已經打斗在了一起,一道道絢麗的靈光不斷的出現在了半空之中,照亮了整座荒山。

    此時,沈瑞凌依舊是靜靜的躲在了陣法之中,看著這三人在那斗個你死我活,一副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樣子。

    ……

    半柱香的時間過后,一切都結束了。

    只見,那重傷老者已經倒在了地上,全身散發著詭異的黑色氣息,但卻已經沒有了一點生機。

    “沒想到這老不死的,臨死了還能發揮出這般實力!”

    一名黑衣人看著老者尸體咒罵道。

    這時,另一名黑衣人也開口道:

    “好了,收拾干凈準備走人吧!”

    一番搜索,他們取走了老者的儲物袋,然后一團火球扔出,將老者尸體焚燒成了灰燼。

    兩人再次環顧四周,在確認無人后,便直接祭出靈劍遁入了云層。

    看到這兩人離開后,沈瑞凌并沒有馬上現身,而是將自己的神識再次緩緩探出,查探起來。

    在確認那兩人確實已經離遠后,沈瑞凌才撤去了陣法,并立即祭出天虹劍,離開了這處是非之地。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湖北快3和值走势图